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知识世界
古老大运河的历史变迁
 发布日期: 2015-11-02  访问量: 

    我国的大江大河大都是从西往东横向流动的。在现代陆路交通工具还没有出现的古代,开辟一条纵贯南北的水路运输线是很必要的。历史上所说的大运河(指的是京航运河)就是这样一条纵贯南北的水上交通工程。

    大运河,北起北京,南到浙江杭州,故又名京杭运河,简称运河,是世界上开凿最早、流域最长的人工河道,北达北京,南至杭州,全长1782公里,流经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东、江苏、浙江6个省市,沟通了海河、黄河、淮河、长江和钱塘江5大水系(元代以前通钱塘江,现仅通至杭州,全长1747公里),被列为世界最宏伟的四大古代工程之一。

    据《辞海》释,大运河始凿于公元前五世纪(春秋末叶),经公元后七世纪(隋朝)和十三世纪(元朝)两次大规模地扩展,利用天然河道疏浚、修凿连接而成。全程分七段,北京市区到通县段称通惠河,通县到天津段称北运河,天津至临清段称南运河,临清至台儿庄段称鲁运河,台儿庄至清江段称中运河,清江至扬州段称里运河(古称邗沟),镇江至杭州段称江南运河。

    大运河为我国历代漕运要道,对南北经济和文化交流曾起到重大作用。清中叶(十九世纪)以后,因南北海运兴起,津浦铁路通车,其作用才逐渐缩小。

    大运河是中华先民的伟大创造,从公元前486年始凿到1855年全线南北断航,前后共持续了2341年。在漫长的岁月里,主要经历了以下几个大的变迁过程。

    开凿于春秋末期

    周敬王三十四年(公元前486年),当时统治长江下游一带的吴王夫差,为了北上伐齐,争夺中原霸主地位,调集民夫利用长江三角洲的天然河湖港汊,疏通了由今苏州经无锡至常州北入长江到扬州的“古故水道”,并开挖自今扬州到江水,东北通过射阳湖,再向西北至淮安入淮河(即今里运河),因途经邗城,故得名“邗沟”,全长170公里,把长江水引入淮河,成为大运河最早修建的一段。后来秦、汉、魏、晋和南北朝继续施工延伸河道。

    隋运河贯通南北

    隋朝统一全国后,隋文帝先在汉长安城的东南龙首原建大兴城作为都城,为供京师所需,于开皇三年(公元583年)即令西自蒲(今山西永济)、陕(今河南陕县),东至卫、汴(今河南开封)等13州募置运米丁,并在卫、洛(今河南洛阳)、陕、华(今陕西华阴)4州设置官仓,漕运关东及晋之粟以给京师。第二年,命宇文恺主持修建了一条300里的广通渠,从大兴城东引渭河水到达潼关,与黄河连接起来,用以漕运关东的粮食。开皇七年(公元587年),为准备灭陈,又派梁睿沿春秋时吴王夫差所开挖的邗沟故道,开挖山阳渎,自山阳(今江苏淮安)引淮水,经江都至扬子(今江苏仪征)入长江,用以向南方运兵、运粮。

    隋炀帝即位后,对定都大兴并不满意。因为一来大兴距离关东和江南地区较远,不便于朝廷对关东和江南的控制,二来随着中央政府机构的逐步完善,大兴的人口不断膨胀,光靠关中的粮食和物资已不能满足需要,而江南地区由于在南朝时无大战乱,社会比较安定,农业和手工业获得很大发展,已成为财富集中的地区,但从那里调运粮食和物资到达京师,路途又过于遥远,漕运不便。于是便在道里适中的洛阳营建东都,并着手修建大运河,以便漕运黄河下游和江、淮地区的物资以给东都,并加强对黄河下游及江南地区的控制。

    大业元年(公元605年)征调江南、淮北100多万民工修建通济渠(汴渠),从洛阳西苑引谷、洛二水到达黄河,再从板渚(今河南荥阳东北)引黄河水入汴水,复自大梁东面引汴水入泗水,最后到达淮水。同年,又征发淮南十几万民工,用半年时间,对隋文帝时开挖的山阳渎进行疏通、扩大。大业四年(公元608年),征发河北100多万民工,修建永济渠,引沁水南达黄河,北到涿郡(今北京)。这就是洛阳到北京的北段大运河。因炀帝亲自巡幸,故名御河。大业六年(公元610年),又在长江以南开挖江南运河,从京口(今江苏镇江)引长江水到达余杭(今浙江杭州)。至此,贯通南北、以洛阳为中心、南通杭州、北通北京的大运河凿通,全长2700多公里。

    在唐、宋两代对隋运河继续进行疏浚整修。唐时浚河培堤筑岸,以利漕运纤挽。将自晋以来在运河上兴建的通航堰埭,相继改建为既能调节运河通航水深,又能使漕船往返通过的单插板门船闸。宋时将运河土岸改建为石驳岸纤道,并改单插板门船闸为有上下闸门的复式插板门船闸(现代船闸的雏型),使船舶能安全过闸。运河的通过能力也得到了提高。北宋元丰二年(公元1079年),为解决汴河(通济渠)引黄河水所引起的淤积问题,进行了清汴工程,开渠50里,直接引伊洛水入汴河,不再与黄河相连。这一工程兼有引水、蓄水、排泄、治理等多方面的作用。

元代运河改道

    黄河流域的经济一直处于全国领先的地位,中国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中心都在黄河流域,三者合而为一。西晋以后,黄河流域屡遭战争破坏,人口大量外迁。到了唐末五代,北方军阀混战不休,黄河河道更是屡次溃决,生产凋敝,土地荒芜,而南方的社会相对比较安定,经济迅速得到发展,开始超过北方。到北宋建立之时,关中盆地和伊洛盆地已失去容纳都城的经济基础,北宋王朝不得不选择东京开封作为都城,以便依靠漕运就近取得江南地区的粮食供应,从而开始出现政治、文化中心与经济中心分离的现象。

    随着北漠民族的南侵,北京一带逐渐成了全国政治和文化中心,但经济重心仍在南方。元建都北京,命名为大都。京师所需粮饷主要依赖于南方,加之战争之需,物资运输量很大,需发展漕运。元初运路有二:一是通过以洛阳为中心的隋运河,但由于黄河的泛滥,加上年久失修,某些地段已经淤塞,而且路途迂回曲折,运费也高。二是通过海路,经由黄海和渤海进入今海河口再沿潞河(今北运河)北上,这对于古代的木帆船来说,风险又太大,常有触礁沉没之虞。因此,如何将大运河截弯取直,从淮北直接穿过山东进入华北以达大都,成了元政府的当务之急。至元十二年(公元1275年),元世祖忽必烈特命主管水利工程的都水少监郭守敬前往河北、河南、山东进行调查,查勘一条新的山东运河路线。郭守敬经实地调查和勘察,把山东运河路线定在泗水、汶水与御河之间。

    至元十三年(公元1276年),由兵部尚书奥鲁赤主持,引汶、泗水自任城(今山东济宁)开济州河,北至须城(今山东东平)安山(今梁山县小安山),长75公里,至元二十年(公元1283年)竣工。济州河开通后,江南粮船可直接涉江入淮,经泗水达济宁,循济州河到东平转入济水(大清河),由利津入海到天津,经潞河北上北京。三年后,因入海口沙壅而漕运转海受阻,又不得不从东阿舍舟陆运,经二百余里抵临清入御河水运至北京。

    至元二十五年(公元1288年),平章政事桑哥,根据漕运副使马之贞的计划奏清开挖安山至临清渠,元世祖准奏,次年正月兴工,征丁夫3万,由断事官忙速儿、礼部尚书张孔孙、兵部尚书李处巽和马之贞等主持,至六月告成,元世祖忽必烈亲赐名为“会通河”。会通河自安山接济州河开渠,引汶水向西北经由寿张(今梁山县寿张集)东,转向北经沙湾、张秋至东昌(今山东聊城),又转向西北到临清,与御河相接,长125公里。

    至元二十八年(公元1291年)又命郭守敬开凿通惠河,自通州(今北京通县)直达大都(今北京)城内的积水潭,全长80公里。这样,由大都向南,跨过黄河、淮河、长江到达江南杭州的京杭运河贯通,全长1794公里。

明、清疏浚与扩建

    明初建都金陵(今南京),北方运道作用有所降低,加之黄河频繁泛滥等原因,运河的某些河段常被淤,造成航运中断。洪武二十四年(公元1391年),“河决原武黑洋山,漫入东平之安山……元会通河亦淤,久不治”。

    明成祖迁都北京,大规模南粮北运,又成中心议题。永乐初年的运道,“一仍由海,而一则浮淮入河,至阳武,陆挽七百里抵卫辉,浮于卫”。因“海运多险,陆挽亦艰”,疏浚会通河,沟通南北大运河的呼声很高。永乐九年(公元1411年),济宁同知潘叔正上书,陈复开会通河的必要性和可能性,朝廷采纳,命工部尚书宋礼征民夫16万,疏浚自济宁到临清元代运河。“为避黄行运,将袁口以北运道东涉二十里开新河,经靳口、安山镇、戴庙至沙湾接旧河”。

    宋礼在巡视中发现,元代济州河和会通河古运道,由于黄河屡次决水淤涸,从“南旺视济宁地与太白楼岑齐”,“济宁两侧北高南低,南水有余,而北水常不足”。因此,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,采纳了汶上白英老人的建议,在东平州东南六十里筑戴村坝,引汶水南流至南旺分注南北运河,成功解决了运河翻越脊地的水源问题,并且设立沿河水柜,增建船闸至51座,运道畅通,“载重八百石的漕船畅行无阻”。这次运道疏浚后,将元代先后开挖的济州河、会通河及济宁以南至徐州一段运河,统一命名为会通河。

    为使运河免受黄河泛滥的影响和避开 360里的黄河航程,明朝先后在1528~1567年和1595~1605年,自今山东济宁南阳镇以南的南四湖东相继开河440里,使原经沛县、徐州入黄河的原泗水运河路线(今南四湖西线),改道为经夏镇、韩庄,台儿庄到邳县入黄河的今南四湖东线,即韩庄运河线。此外,为保障运河通航安全,还修建了洪泽湖大堤和高邮湖一带的运河西堤,并在运河东堤建平水闸,以调节运河水位。

    清朝于1681~1688年,在黄河东侧,约由今骆马湖以北至淮阴开中河、皂河近200里,北接韩庄运河,南接今里运河,从而使运河路线完全与黄河河道分开。明清两代规定运河漕船的载重量为400石。明朝漕船载重吃水不得超过3尺,年漕运量约400万石。清代规定漕船载重吃水不得超过3尺5寸,年漕运量约400万石。

    1855年,黄河在河南省铜瓦厢决口北徙,在山东省夺大清河入海,大运河全线南北断航。清朝后期和中华民国时期,曾几度倡议治理运河,但均未付诸实施。

    从隋大业六年(公元610年)全线贯通,到1855年南北断航,大运河作为中国水路运输的重要通道历时1200多年,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,为发展南北交通,沟通南北之间经济、文化等方面的联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